当前位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温岭市委员会 >> 委员文苑 >> 正文

我与党的一世情缘

发布日期:2011-4-25 来源: 浏览:4669次

题记:                                
    无数次地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每一次都心潮澎湃、壮志凌云;无数次地凝望着鲜艳的党旗,每一次都心花怒放、豪情万丈。“中国共产党”,这神圣的五个字,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底,这神圣的五个字,在我心灵深处点燃起一把闪闪发光的星星火炬,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一九五四年,当我庄严地举起双手宣誓时,便开始结下了与党的一世情缘,直到今天,以至将来。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我怀着崇敬而感激的心情,迎接这个举世瞩目的大喜日子。回顾自己与党的六十年的故事,往事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感谢党”,这是我从心底里迸发出的最真实的想法。1949年,我被委派到温岭县湖屏(岩下)乡中心小学任教。1949年12月我光荣地入了团,组织上分配给我的任务是担任儿童委员,我克服重重困难把少年儿童组织起来,成立全县第一个中国少年儿童队,带领他们参加土整土改、抗美援朝等政治活动。

    我深深知道,若不是党的培养和教育,我怎能从一个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义务教师,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呢?感谢党,就要用自己的行动来报答党对我的培养。于是,我就挨家挨户去动员孩子们,每天晚上到紫皋小学门口的操场上集中开会。我给儿童队员们讲土地改革的道理,教他们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就这样,紫皋乡的儿童队员,从20多人逐渐发展到160多人。我的干劲也越来越足了。白天教书,晚上我和孩子们一起轮流站岗、放哨、查路条。有时,我还要爬山越岭去村里教夜校,向群众宣传革命的道理。

    当时,我做着这些事,只是为了报答党、感谢党,却从没有想到过自己以后也竟能成为党的一分子。但我回忆那时,党已经向我发出了“邀请”的信号,这个日子使我终身难忘。1954年1月的一个晚上,乡土改工作队队长陈明登找我谈话。漫谈中,要我讲讲对共产党的认识。我迫不及待地把对党为人民大众等肤浅的认识和想要入党的心愿都一一说出来。陈队长听完后,笑眯眯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那么你就写张申请报告来,我们再研究研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赶紧连夜写好入党申请书,那真是字字斟酌,句句推敲,那种对党的敬佩之情无法言表。当夜我兴奋得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就把入党申请书送去了。

    接着便是等待的过程。那种等待的心情是兴奋的,是忐忑不安的,更是煎熬难忍的。盼呀盼呀,终于盼到了那年的3月18日。那天,我正在教室里上课,乡工作队小张来通知我,晚上到乡里开会,说是要解决我的入党问题,我真是喜出望外,但又怀疑,“会不会是真的?”我在猜想......。直到晚上,我在煤油灯前,在土改工作队同志的主持下,我紧握拳头,面对鲜红的党旗宣誓,喊出了“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时,我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这是不是在做梦?脸上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感到无比的兴奋、激动与荣耀,我从心底里发誓:“我一定要紧跟共产党走,海枯石烂永不变心!”从此后,我就在党的直接教诲下不断进步,逐渐懂得了革命的道理。

    成了光荣的共产党员后,我更明白了这个词背后的含义——那就是为了祖国,为了人民,我要把自己的工作,以共产党员的名义做好!于是,我把这种光荣化作了动力,我似乎有着无穷的力量,投入到各种各样、纷繁杂乱的工作中去,这其中的辛苦和付出,在家人看来,早已超出了我的能力和水平,但我却乐此不疲。因为“我是共产党员”的动力,时刻在激励着我。

    1955年9月,我被评为“全国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9月29日到北京怀仁堂开会,我在大会上作典型发言。发言后,在小会议室里,当时的团中央书记胡耀邦,接见了我和徐建春、高玉宝等代表时说:“你们都是杰出的青年代表,但千万不能骄傲自满。他风趣地对我们说:“人的眼睛只有两只,可是却可以生在三种不同的地方,第一种是生在头顶上,只看到领导,看不到群众,这样的人会脱离群众、孤独自己;第二种是生在脑后面,只看到过去的成绩,总是想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这样的人会停滞不前;希望你们的眼睛永远生在前面,要谦虚谨慎、贴近群众,放眼未来,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胡耀邦同志又叮嘱我们不要忘记党的培养教育,永远跟着共产党走,做个好党员,为党的事业奋斗到底。

    9月30日上午,在中南海我荣幸地见到了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等党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聆听了领袖们的教诲。特别是9月30日晚上,我出席了周总理邀请的在北京饭店的国庆宴会,会上周总理举杯来到我身边敬酒,看到我胸前的红领巾就问:“你是辅导员的代表吗?”“是的。”“你是哪个省的?”“浙江。”“好!为我们美丽的西湖干杯!”、“当!”周总理和我碰杯了!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喝的那杯酒是多么地甜醇。离开前,周总理还亲切地对我说:“你是教师代表,回去后,要努力工作,培养教育好下一代。”

    牢记自己宣誓时的那句话——“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牢记那一位位领导人对我的嘱咐,——要努力工作,培养教育好下一代。党的旗帜鲜明,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这样的工作我热爱着,快乐着。2001年5月16日我和老伴应中央电视台邀请,去北京参加央视组织的《永远的红领巾——相约夕阳红》专题片拍摄。当节目主持人陈志峰同志,问我是什么力量让我半个世纪始终如一地乐意当“孩子王”时,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因为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是为了不辜负党对我的教诲……”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文革”时,我被打成了“死不悔改的走资派”,成了“培养修正主义黑苗苗”的罪魁祸首。整天整夜地挨批斗。但是,当我心中一想到党,心底里就产生了无穷的力量,我认为我这个“反革命走资派”的帽子,总有一天会拨开云雾见青天,总有一天会摘掉的。我始终相信,我们的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我一定要经得起考验,在蒙受委屈的情况下,我更加应该相信党,自己对党的深厚的感情是无法抹去的。想到这里,我就会忘却那刚刚被批斗过的疲劳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终于被解放了。我恢复工作后向组织上提出的第一个请求,就是让我继续戴上红领巾,重当少先队辅导员。可是,我老伴却感到十分委屈,心中还有说不尽的怨气,她坚决反对。担心那苦难悲惨的日子会卷土重来,劝我离开这里、换个行业,甚至想去过“世外桃源”的生活。但是,我却不这样认为,我苦口婆心劝她,应该相信党、相信组织,坚信有党的正确领导,这样的苦日子决不会卷土重来的,我捧出两件珍藏品,一件是周总理邀请我参加国庆宴会的署名请柬;另一件是周总理接见时,我胸前戴过的那条红领巾。我说:“这可是党交给我的任务啊!”老伴摸着红领巾,看着我一脸的坚决,慢慢地抹去了眼角的泪水,点了点头。

    有了老伴的支持,我几乎把自己的全部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少先队工作中去,真的是全心全意地、每时每刻地为孩子们服务。这样虽然奔波劳累,心情却是十分舒畅的。每每完成一项活动,每每我看到孩子们纯真的笑容,每每看到孩子们点点收获,我感到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1991年10月28日,我到了60周岁刚退休时。不幸的是1991年9月8日我的小儿子患了重症,我曾经先后多次陪着他去省城求医无效而去世。接着,1997年6月4日,我的大女儿也因患癌症去世。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两次天灾人祸的沉重打击,我们全家都沉浸在苦难之中,我老伴更加悲痛欲绝。但是,我想到我是个共产党员,再悲痛自己也绝不能因此而倒下去,我要挺得住,于是我强忍住心肝撕裂的伤痛,苦口婆心劝导我的老伴。我自己也在内心极其抑郁的情况下,硬挺起来工作。而且退休后,我仍然又一次向领导提出请求,能让我留着继续当少先队的志愿辅导员。但是,好多人很不理解地问我:“老俞呀!论政治地位你够了,论经济收入也不错,这么大年纪应该在家种种花草,带带孙子,安度晚年,过过舒服的日子、颐养天年,何必还‘赖’在红领巾队伍里不肯走,你究竟还想要什么?”我说:“因为我是个共产党员,从入党的第一天起,我就宣过誓,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我想,虽然,我已经经受了人生中各种各样的磨难,但是绝对动摇不了我的决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要为党的事业干到底。”后来,组织上批准了我的请求。2000年6月开始,市里聘请我为温岭市少先队终身辅导员,一直到今天。

    1991年10月退休后,我兼任了温岭市关工委、市教育系统关工委、市少工委,温岭市终身少先队辅导员的工作,继续全心全意地为孩子们服务,做着关心下一代的事。我喜欢教育新闻报道,是《中国教育报》、《辅导员》、《中国火炬》、《中国少年报》、《社区与教育》、《浙江日报》、《台州日报》、《第二青春》、《温岭日报》、温岭电视台等20多家新闻媒体的通讯员。2010年6月批准成了新华社的签约摄影师。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一台中国少年报社赠送的M900摄像机和理光照相机,就是我当时全部的工作设备。每天在全市的各个学校里跑,晚上写稿,发稿,就是连双休日也很少有空闲的时间。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但我都乐意去做,虽然很少有休息的时间,但是我都是自加压力,主动去找事情做的。我常常这样想:一是因为我是个共产党员,时时刻刻应该起带头作用。同时我感到我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不是很多了,应该多做一些,为老教师们多做些服务工作,为关心下一代多留点痕迹,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应该以实际行动报答党、感谢党。二是各单位、学校需要我,我都是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多联系、多工作。只要时间上不冲突,我都会高兴地去参加。2010年5月初,我患左膝关节增生性改变,寸步难行,就这样在家休息了一个多月,我是多么苦痛,稍有好转,我就雇三轮车去上下班,在办公室里通过电话与各校联系。稍能走动,就特地去买了辆电动车,骑着到各校走走看看。差不多每天我都是4点钟醒来,4点30分起床,漱洗完毕就开始工作和学习,白天几乎都是去各中小学,参加活动,晚上回到家里整理一天的收获,上网发邮件,有时还要进入QQ群,与中小学老师、少先队辅导员、少先队员进行忘年交、网上聊天,商量活动与工作,提供建议给他们参考,有时为了争时间,连午睡也放弃了,但是我觉得这是值得的。每天我总是这样,尽量克服老年人的弱点,以积极向上的实际行动,分秒必争,虽然十分繁忙,但心里却是乐滋滋的。我觉得人老了,知识不能老化,我每天抽出一定时间学习《中国老年报》、《中国火炬》、《社区与教育》、《第二青春》、《辅导员》、《中国少年报》、《浙江日报》、《温岭日报》、《台州日报》等十多种报纸、杂志,吸取营养、弥补不足,每天我一起床就打开电脑,从网上看新闻。有时边吃饭、边听中央电台、浙江电台和温岭电台的新闻广播,为自己不断充电。有什么不懂我就虚心向年轻人请教、学习他们的长处。的确,这样干虽然十分繁忙,但心里却是乐滋滋的。因为我觉得这样的工作,就是为了践行一个共产党员应尽的职责和义务。

    从入党的那天起,50多年来我始终坚持着一个共产党员应尽的职责和义务,党的指示、党的教导、党的恩情,我时时刻刻牢记心中。有一次在温岭市总工会组织的联欢晚会上,领导邀请我和妻子共同表演一个小节目,我们俩就毫不犹豫地上台,唱起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因为我深深地懂得,我的一生,我的一家,我的一切,都是共产党给我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更没有我幸福的今天。

    入党后的57年中,我只是做了一些普普通通、平平常常、一个共产党员应尽的义务,而组织上却给了我极高、极多的荣誉:入党后,我先后多届担任温岭政协的委员,退休后还被多届聘请为特聘委员。我先后8次晋京接受各项荣誉表彰,先后5次受到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2010年7月又被推荐为 “感动温岭” 十大人物(群体)之一,2010年10月,在我从事少先队工作六十周年时,中共温岭市委、市政府、团市委、市教育局,还不遗余力地为我出书,举行《一条红领巾  一个传奇》——纪念俞明德从事少先队工作60周年的首发式。这些都是难得的荣誉,更是党对我的鼓励和鞭策。而我的回报付出,实在太少太少了。

    “游子身上衣,慈母手中线。”党就是慈母,她为我搭桥牵线,给我这位游子以温暖、以力量……。我虽然已是80高龄的老人了,但我觉得我是一个才只有57岁(党龄)的中年人,只要相信党、紧跟着党,我仍然还有用不完的力气,我还要用我的余热来报答党的恩情:“只要我还会走,我就要为党的事业发一份光和热。”

                                          温岭市政协特聘委员  俞明德 

Copyright©2004-2018 温岭市政协信息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42522号 台州网警备案号:TZ00000000138  浙公网安备:33108102000174号